结网人


现代企业离开网络,还能健康生存,几乎是不可能的。在网络日益重要的情况下,我有幸是一位“结网人”。我认为组建一个局域网,就是结网。

一、我的自述

我是四川人。人生一路走来,很算顺利。唯一的遗憾是,我6岁时67岁的奶奶去世;我10岁时,78岁的爷爷去世。而我少不更事,不懂人的生离死别,爷爷奶奶在我的记忆里只留下非常模糊的记忆。每每过年回家,看到老家的堂屋墙上,挂着的那张黑白全家福照片,试图回想爷爷、奶奶的音容笑貌,却越发模糊,心中不免戚戚然。我很羡慕那些朋友,他们的父母、爷爷奶奶仍然健在。一家人在春节的时候,还能团圆相聚,多么温馨动人啊。

或许只有失去了,才倍感珍贵吧。

我学习的是计算机与技术专业,于2004年7月毕业。毕业那一年很幸运,签约进入一家集团公司,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在中央控制室工作。那间公司的生产全部使用计算机控制,自动化程度很高。

2006年又进入香港某集团投资的公司内担任系统管理工程师。这大概就是大家说的网管吧。我的工作内容是负责办公电脑、服务器、Linux网关及ERP软件系统的维护及管理工作。

2007年4月,我又来到现在的这家公司,负责网络服务器维护及ERP软件系统的实施及部署工作。最多的时间,公司有1100人,380台PC终端,20多台部署在内网和外网的服务器。

网络管理,很有挑战性,软件及硬件发展日新月异,一点也不为过。我很喜欢这个工作,经常乐在其中。恐怕没有几个人可以理解。

我的工作,除了维护电脑、服务器,还会负责软件系统的培训,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结网”的故事。

二、接到任务

2013年2月18日,我乘坐公司的一辆商务车,在一栋外观现代时尚的办公楼下停下来,我和几位同事下了车。走出四楼电梯,右手边,一个大屏幕平板电视机上,播放着公司的广告片。迎面是招待前台,往右手走,掏出员工卡,刷卡,一道绿光,一声“滴”响,通向办公区那厚重的钢化玻璃大门应声而开。

拉开门,走进去,迎面看到的是宽大明亮的办公室,一排排卡座,一眼望不到头的感觉。其实,一千多平方米的工作区,只有三十排座位,240个座位,300个网络终端。每个座位上的电话线、电源线和网线及其接口、门禁系统、会议室里的会议系统等等,都是我们部门1.5个月努力加班的成果。我们部门只有两个人。

办公室里还没有满员,陆续不断地有同事从工厂往这间办公室搬。先前的已经安顿下来,他们安装好电脑,插上网线,接通电话线,就可以正常工作了。热线电话也转到这间办公室来了。看到每个人都可以顺畅地上网,听到电商客服人员接听客户电话的声音,以及营销部门跟客户电话交谈的声音,我作为这个局域网的“结网人”,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2012年12月中,公司决定,2013年2月初,研发部、营销部和电商等部门将转移到深圳南山科技园某一栋办公楼内。我们部门要做的事情就是保证每个座位的电话、网络接通,以及门禁、会议室里的会议系统开通。

三、现场

2012年12月,接到任务后,我立即赶往工作现场勘察。那时,整个办公区成了一大工地,粉刷墙壁的、铺设电线、地毯、间隔工作区角落里的小办公室等等,一片嘈杂繁忙景象。

原先使用这间办公室的是一家软件公司。进门右手有一个专门用安装服务器和集线器的小房间,整个办公室最远距离也只有100米,没有超过超五类网线的传输极限,在建筑设计上,他们已经充分考虑了这一点,我们再接着使用,比较方便。

走进房间,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地上接入和接出的网线,被齐刷刷剪断,近千个没有贴标签的网线线头,像在示威一样地抬着头:猜猜我是谁?

我可猜不出来。但是我有办法。查看了现场安装的图纸之后,我返回公司,第二天就起草了一份实施方案。那间办公室需要5000米网线、600个电源插座、1200个网卡水晶头、1000个电话水晶头、300个网络终端插板、5000米电话线和2000米电源线。请公司采购部门向相关的供应商询价。

包工包料的报价最低的也要14万元,还需要30个工作日的工作时间。而公司给我们的工作时间实际上不到15天。当然,公司安排时间也有各个层面的考虑。我们作为支持部门,当然要全力配合。一个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的办公室,肯定是不可以使用的。我决定,自己动手,再从外面临时聘请电工和布线人员,全力以赴地赶进度。

前期,我和部门的另一名同事小袁,花了两天时间,使用测线仪,找出各个线头的头和尾,并将它们一一贴上标签。你大概想像不到,两天时间呆在一间小黑屋是何当乏味和无聊啊。

四、动手

2013年1月初,简易装修工作终于完成,可以交付给我们部门工作了。我请公司派车,拉着早已采购来的线材赶往南山区的那间新办公室。

我们临时请来两名电工、四名布线人员也悉数到场。他们都住在南山区附近。布线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始了。电线、网张、电话线从箱子里抽出来,整整齐齐地排在地上,裁剪成合适的长度。然后分头行动,各自忙碌。

1月,天气不热,气温适宜。新办公室离厂区大约25公里。早上,六点半起床,七点出发,8:30到达工作现场;中午,我们订盒饭;晚上,还是吃盒饭。我和小袁经常到晚上11点钟才返回的公司的住处。

最后收尾的阶段,2013年1月28、29、30最后三天,为了赶上进度,节省交通花费的时间,我和小袁连续三天,没有回公司。困了,就在办公室里和衣而卧。最后回到公司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快馊了。我们还是按时完成了新办公室的布线任务。整个项目下来,只花了公司6.8万元。

回想一下,我不免有些得意。12公里长线的电线、网线和电话线经我们之手,一条一条地铺设在办公室的角落和卡座下,我们只用了15天时间。

四、感想

后来2013年底,工厂区内的办公室调整,我们部门又承担了全部的网络布线工程,仅网线就用去83箱,一箱305米,总长约为25公里。入口线路改造成光纤,又学习到很多新技术。

看来我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在这间公司,我竟然一呆就是9年!期间,目睹来来去去,非常熟悉的,或者还来不及熟悉的下属、同事、朋友和管理层的领导,希望他们也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持续地坚持下去。

人生的精彩,或许就藏在这一尺一寸的细节里。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