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


 

1、语文第一

刚进J中,我发现我的语文功课,比班里的同学们要稍胜一筹。

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语文老师往往会把我的作文当众诵读一遍,然后评论道:“文章在最后,用景物描写与前面的情感相呼应。表面上看是写风景,实际上,还表达出作者心底对母亲浓烈的思念之情。”

“施棋同学主动、巧妙地使用这种方法,”黄老师抬头看了看台下,继续说道:“值得我们大家学习和借鉴……”

我得意洋洋地朝目瞪口呆的闺蜜挤眉弄眼。闺蜜装作不屑地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做了一个经典的“切”声的口型,随即又对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下课后,闺蜜问我道:“你怎么会有兴趣上他的课?”

“怎么会没有兴趣?你不觉得很好玩吗?”我反问道。我总是被表扬,肯定感觉不一样,闺蜜连这都体会不到,真笨。

“好玩?对于我来说那叫枯燥!”闺蜜扭头哼了一声:“你呀,以后干脆当个作家好了!”

“我本来就想当作家。”我对着闺蜜笑道。

有一次我交作业迟了,语文课代表又不肯单独为我跑一趟,我就只得亲自去教师办公室交作业。黄老师很高兴看到我,他对我说道:“施棋啊,看得出来,你的语文基础比较牢固。”黄老师对我说道“你要充分利用这个优势,保持这个优势,懂吗?”

“嗯。”我应声道。

从教师办公室出来,我特别开心。要知道,对于我一位B班学生来说,被语文老师当着几个老师的面表扬,说我的语文基础比较牢固,是一件非常多少光荣的事情啊。于是,我渐渐地觉得,我的语文成绩在B班无人能敌,我是最好的。

于是,我就慢慢地松懈下来。甚至在语文课堂上,还敢有意无意地回黄老师几句。当时我还不懂,那叫做“挑战权威”。不过,我还不算太嚣张,黄老师盯着我看的时候,我就收敛了,安静了。

在我们班,我有一个劲敌叫做温婷。月考的时候她的语文成绩第一,我第二,而我们的分数相差不多。只有几分的差距,我就渐渐觉得有点生气:凭什么几分我都不能超越她?

那段时间我学会了耍点小心计:表面上吊儿郎当,无所事事,无恶不作,实际上每天上课都认真听讲,回家以后认真复习。

有一天下课,温婷竟然在操场边上追上我,说道:“你这一段时间的表现,简直是荒废学业,你知道不?”
“管它呢,学习好又能怎么样呢。”虽然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可是乐开花了:哈哈,连温婷也觉得我吊儿郎当了,那么我就可以继续以这样的表现去骗她,等她松懈之后完美反超。我真聪明。

黄老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好像每次上课他都会对我另眼相看。我不敢肆无忌惮地做小动作或故意东张西望。黄老师看我,是因为我有潜质,是因为我比其他 的同学都有培养价值,即使是那个温婷也比不上我。黄老师这么在意我,不就是明证吗?

月考成绩出来后,这次我如愿以偿,我的语文成绩比温婷高一分。考试是学校集体命题,集体封闭阅卷,即使是这样一分之差,也不会是黄老师偏心给我的。我知道,这一分是有分量的。为这事,在课间十分钟,我专程去了一趟教师办公室,我对黄老师说:“黄老师,这次我的语文成绩全班第一,全是因为你的鼓励。谢谢你,黄老师。”黄老师的眼睛充满喜悦之色,他摆摆手,说道:“加油吧,其实你可以考得更好。比温婷的分数更高一点儿。”

“嗯。”我点了点头“老师,我下次会努力的!”

我相信黄老师对我另眼相看,他的眼睛对于我来说,不但会说话,还是命令。

 

2、吃烧烤

我们学校门口有一排烧烤的流动店铺,每天放学后有很多同学都去那里吃烧烤。当然,我也不例外。

那天特别冷,即使穿了棉大衣还是觉得有寒风从袖口和领口灌进来,隆冬腊月的感觉。我的心里更冷,可能是因为这一次数学考试考砸了,反正心里很不舒服。我买了一串牛肉串,就当是放纵一下自己。从店老板手里接过牛肉串之前,我特意先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老师经过,我又要了一杯奶茶。

牛肉串两块五一串,对于我来说还是挺贵的。我妈妈每星期只给我三块钱的零花钱。一下子花掉三块五毛钱。一个星期的零花钱一下子用完,还超支了。

我把牛肉串放进嘴里,刚刚咬了一口,眼角的余光就看见,黄老师和年级长肩并肩地从学校大门走出来。黄老师看见我在吃牛肉串,我知道他肯定对我很失望。他跟我四目相对之后,立即皱起眉头,眼帘低垂,看着地下,故意不看我。

那天是星期一,在早晨的集会上,教导主任就专门强调过不许在校门口买烤串,说烤串不卫生。在下午的级组会议中,年级长老师又再次提醒过我们。我们都是集体向老师保证过的。

我不想惹得我喜欢的、我尊敬的黄老师对我失望。我一扭头,扑通一下就把牛肉串和奶茶扔进垃圾桶里。还从书包里抽出纸巾,把嘴里的牛肉吐到纸巾上,包起来,也扔进垃圾桶。

我还是班长,我害怕他会向年级长告发我。我也可能会因为无视主任、级长的话而被免去班长的职务。第二天,风平浪静,什么也没有发生,看来黄老师并没有把这件事讲给级长听。然而,打那以后,我再也不去吃烧烤了。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闺蜜。闺蜜答道:“你傻啊?首先,黄老师跟级长一起走的时候既然他没有告诉级长,那么你就不会继续把剩下的先吃完吗?然后,只是因为他没有告诉级长所以你就不吃了,你胆子也太小了吧?”

“这不是胆子小不小的问题,而是对待一件事态度的问题。”我反驳道“黄老师明显是想要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嘛!”
“说不定是你想太多了。”闺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许他已经告诉了级长可是是级长想要给你一个机会改过或者说是黄老师懒得理你。”

也许闺蜜是对的,是我想多了。

 

3、警醒

期末考试前一个星期,我上课特别认真。

我怕温婷会反超我,毕竟温婷也是班上语文基础较好的那类学生。虽然我们两个在外面表现的像朋友,可是我总觉得她是我强大的对手。我没有跟她说过我的感觉,因为我觉得她自己能够看出来。毕竟她也正面向我下过战书:

“施棋,我这次的语文成绩一定要超过你!”

“好啊,那你就试试看吧。”我笑了一下。

那时的我也是蛮拼的:每天早上五点钟起床,把古诗文全背一遍;上语文课的时候即使打瞌睡了也把自己掐醒,如果还是睡的话就拿笔刺一下自己;晚上在补习班的时候一边吃饭一边背数学定律,MP3里播着英语,左手馒头右手拿着语文笔记本翻着;睡觉前还要默写一遍古诗文的所有注释等等等等。反正那几天我连坐车的时间也不放过,晚上回到家之后自己冲一杯美式咖啡,熬夜熬到凌晨将近两点钟。

考试倒数第三天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到我语文成绩比温婷低0.5分,然后黄老师很失望地看了看我,然后又在跟温婷说:“你这次考得很好。”我梦到这里时我就醒了过来,这个梦对于我来说太恐怖了。我摸了摸自己的头,糟糕,有点发烧。

我从小药箱里拿出退烧药吃了以后就上学,一整天都没有什么精神。黄老师也找我谈话了:“现在临考试,你可千万不要状态不在啊!你的语文基础是有的,可是能不能巩固然后发展到其他方面上去呢?可是既然有语文基础,但也不能够飘飘然,懂吗?”

我点了点头后就走了。回到班上后摸了摸额头,还好,似乎退了一点了。

终于到了考试那天,我觉得这次肯定完了,因为跟温婷对答案的时候我俩有好几个选择题的答案不一样,温婷安慰我:“也许是我错了呢。”

成绩出来以后我的语文成绩又是全班第一名89分,而且还是全级第9名,比温婷高6分。这对于一个B班的学生来说很不可思议了!

我兴冲冲去找黄老师。“黄老师,我的语文成绩比温婷多6分,谢谢您的鼓励。”

黄老师的表情很古怪,他没有很高兴的样子。他坐在办公桌后面,往前挪动了一下,又左右看看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其他的老师在各忙各的,也有其他的同学在跟别的老师讲话。他压低声音,问道:“施棋,你怎么这么容易满足呢?”

我困惑不解。“黄老师,怎么了?我不明白。我正在拉大与温婷的差距。”我的意思是说,上一次我比她多1分,这一次比她多6分,我进步越来越快,不对吗?

“施棋,你是老师的学生。温婷也是老师的学生。我是想鼓励你向温婷同学看齐,跟她学习竞赛。”黄老师的声音很低,我勉强能听得清楚。

“是啊,我就是在跟她竞赛,跟她比,而且领先她越来越多。”我十分肯定地答道。不过,听黄老师这口气,我并不是他最宠爱的学生,或者,温婷跟我一样,也受到老师的特别关注。

“哎呀,施棋同学,你没有看到,温婷的总成绩在班里一直是第一名,而且,在全年级二十多个班里,她的总成绩排名从期中的第15名,冲到现在的第5名吗?一门课程的胜负,并不决定总成绩的胜负啊?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你的语文可以超过她,其它功课当然也有可能啊。”黄老师说完,摇了摇头。

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的脸刷地一下子红到脖子根。我的总成绩在班里中等偏上,温婷的总成绩一直是第一名。我诱敌放松的计策并没有奏效。在学习竞赛中,我根本不在温婷同学的视线之内,她的目标是全年级排名第一的那位同学,我……

就在那时那一刻,黄老师一句话惊醒了我这梦中之人。我觉得我的眼界开阔许多,压力更大了。在学习上,我比温婷差得太多,我离优秀还差十万八千里。我竟然鼠目寸光地、滑稽可笑地盯着一门功课的第一名成绩沾沾自喜。

后来,我的成绩也提高了,还考上一间不错的大学。


作者:作者:安御倾,原名潘巧敏,广州人。现为广州江南外国语中学学生。喜爱文学、绘画、写作和摄影。

 

  标签: 2015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朋

我是大朋。我很喜欢这一句:Life is full of choices, choose to win.

评论: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