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痴走江湖


一、焦作街头遇故人

1994年7月,家在焦作的我,被分配到徐州矿务局。

我不愿意去徐州,就在二哥的帮助下,在焦作制动器厂找了一份工作。按照惯例,领导没有为我安排具体的工作,我要到车间实习一年。车间里都是大妈大婶们,大多数时间,我都没事干。拿着一百多块钱的月薪,整天无所事事的,感觉跟失业差不多。

1995年7月份左右,我骑着一辆破烂自行车,行走在工贸大厦对面的人行道上。突然后面竟然开过来一辆崭新的黑色小轿车,我避让不及,撞到那辆轿车的观后镜上。小轿车停下来,驾车的人是一位青壮年男子,留着平寸短发,白色的体恤衫,感觉穿着不俗。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指着观后镜说,你把我的车撞坏了。快赔钱。

我哈着腰,低头仔细地看,果然观后镜上有一道划痕。我说,我在人行道骑车,你机动车就不该开上来的。

他说不赔是吧?那你今天别走,在这儿等着。

我听他那意思,一会儿他还有帮手过来。我个头小,跟他单挑就不是对手。他再有帮手来,我更不行了。

我问他要赔多少钱。他说,150元。

我掏空口袋,只有50元。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到瑞旗同学和金凤同学从西边走过来。我拦住他们,要借一百块钱。就是那次相遇,我得知瑞旗同学在小浪底工地上打工,工资很高。我也很想去。

9月底,我终于下定决心,要去小浪底。我找到瑞旗同学,要他借给我3000元钱。他同意借给我钱,但是要写个借条。我心里有点不太舒服。心想,都同学一场,还怕我不还?不过,他同意借给我这么多钱,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二、徐州找回毕业证

1995年10月3日,我来到小浪底工地,运气很好,当天就在二标洞挖部找到一份现场翻译的工作。入职的时候,办公室的人要我拿毕业证来办入职手续。我的毕业证,已经随档案寄到徐州矿务局。我得去一趟徐州。

10月4月我从焦作出发,5日找到徐州矿务局办公大楼。找到档案室,是一间大办公室,很多人里面。接待我的是一位瘦瘦的老先生。我向他说明来意,要求打开我的档案,取出放在档案里的毕业证。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把档案拿出去。我不想,也不会在徐州矿务局工作。

那位老先生很生气,当场拒绝了我。他还说,你们这些人,给你们工作都不好好珍惜,想拿档案?没门。他还说有个广东毕业生曾出1.7万元,想要“买”回档案,也未能如愿。

我一听我很生气,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出来。我找到门卫,向他打听负责档案的人叫什么名字。门卫说叫赵国栋。我又打听赵国栋住在哪里。那个门卫竟然告诉我,在就在后面不远一个院子里。

于是我上街买了几个大苹果。徐州的苹果很大,直径能有十五分公。等到晚上,估摸着他回到家中之后,我就拎着苹果来到那个院子。在门口,门岗问我找谁。我说找赵国栋。他问我是哪个赵国栋,有两个赵国栋。我说那个管档案的,就住在几单元,几楼几号。他说我肯定弄错了。

我没有办法,只得在附近找了一间旅社住下。第二天上午,我又来到办公楼。给门卫塞了一包烟。请他帮忙,在管档案的赵国栋中午回家时,帮忙指认一下。

中午时分,下班了。办公楼里的人纷纷走出大院,往家走。门卫跟我说,你要找的人出来了。我一看,真的是那位老先生。于是,我就跟上去。他骑着自行车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跑。跑着跑就跟不上了。幸好,有载人的三轮车,我跳上三轮车,请司机帮我跟上前面那位老先生。

还是那个院子,我看到他进去了,进了某一个单元。我就跟门岗说,我要找那个单元的赵国栋。并向他打听那老先生住几号。门岗很乐意地告诉了我。按照门岗提供的信息,我走上三楼,敲开了赵国栋老先生家的门。

他很吃惊。问我是怎么找到他的。我如实相告。我从口袋里掏出500元钱,要塞给他,请他帮忙把我的档案交还给我。他生气了,真的很生气,一幅受到侮辱的样子。我很后悔这么莽撞地拿钱出来贿赂他,把他看低了。于是,我跟他道歉,跟他讲了我的工作情况和困难的家境。把高龄的父母也搬出来,我说我要到工地上打工,我必须有大学毕业证,别人才肯接收我。

他听后,很同情我。他低下头,想了半晌,没有说话。后来,他似乎是下了决心。他说,下午五点,你到办公楼楼梯口等我。不要上楼,就在楼下楼梯口等就可以了。

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相信他会帮我。下午四点多,我就赶到办公楼下,等着他。五点钟,他真地走下楼来。他左右看看没有其他人,就拉开夹克衫的拉链,从里面取出一个大文件袋子。他把我的档案拿出来了!

他把档案交给我,催促我赶紧走。我一肚子的感激话都来不及说。

我拿着档案袋,直奔火车站。买到了返程的火车票。车次是晚上的,时间尚早。我就去街上买了一些点心什么的。等到晚上,我又去了赵老先生家,我对他的帮助千恩万谢。

赵老先生,这些年,你一直还好吧。

 

 

三、洛阳小浪底的岁月

10月7日,我回到小浪底,到洞挖部报到。当天跟我一起入职,还有一位来自山西太原的小年轻。他原本在政府机关工作,竟然也要放弃,来到工地打工。

我们的工作是跟在工地一线的外国工长们身边,协助工长与中国工人沟通交流。前几天,我都没有事情做。过了几天,有一位来自奥地利的工长需要翻译,我就跟着。他的名字叫瓦格塔。刚去的时候,在二号洞,上半圆截面仅仅开挖了15米。

这位工长的英语不怎么好,很滑头,喜欢偷懒,经常在上夜班的时候,躲到集装箱里睡觉。但他很会笼络人心,经常带着煮鸡蛋、啤酒、可乐、熏肉等到工地上,分给工人。干活的工人是焦作矿务局的;监理是华北水电学院的毕业生,年龄跟我差不多,看样子大都是刚刚毕业的。

一天夜里,一位监理现场巡查,发现带班的工长不在,就去集装箱里找。他一脚踹开集装箱的门,装作气势汹汹的样子。瓦格塔吓了一大跳。他知道,我跟那个人的关系不错。就要我跟监理说好话。还嘱咐我在夜班报告上写道:监理今晚检查现场,对现场管理工作很满意。

1996年3月份,我转到另一位工长Shawer的麾下。这位是德国人,很敬业,很认真,对我也比较照顾。有一次,他停车的位置不好,让我帮忙挪一下车。我经常坐他的车,知道如何点火,如何挂档。不过,看得不仔细。我知道把档位往前推,就可以往前开。于是我踩下离合器后,把档位往前推。一松离合,就熄火了。试了几次都是这样。后来,我学聪明了,我慢慢地松开离合器,竟然可以了。第一独立开车,我用三档起步!

1996年6月份,敬业的Shawer被公司炒掉了,而那个会耍滑头的瓦格塔继续“逍遥法外”。我没有可以跟的人,公司没有为我安排工作,也没有说要炒掉我。我没事还是到洞挖现场转悠。

一天,有位年轻的白人,走进洞里,向我问路。我问他是谁,他说他叫Monceaux,是洞挖部经理。天哪,这可是我老板的老板。他问我是谁。我说我几天前还是Shawer的翻译。他说,没事干的话,那跟着我吧。于是,我阴错阳差地变成了洞挖部经理的翻译。

凑巧的是,这位法国人的夫人,是华裔。大概也是因为这个,他对中国人天然有好感,对我也很照顾吧。我觉得很幸运。他为我做的几件事情,至今难忘。

第一件事,学电脑。有空闲的时候,他让我到他的办公室里,学习使用电脑。还亲自教我使用。一天,我坐在办公室,突然进来另一个老外。他责问为什么要坐在办公里,我说是Monceaux授意的,要我在这里学电脑。那个人不听,直接把我轰出去。第二天,Monceaux在现场找到我,问我为什么不去学电脑。我说有个人不让。他带着我就去了办公室。一定要坐下来学电脑。不多一会儿,那个赶我走的老外又来了,似乎还是Monceaux的上司。两个还因为我学电脑的事情吵起来了。

第二件事,配专车。工地现场到办公室,路途遥远,来往不便。Monceaux为我调配了一辆北京吉普212。

第三件事,送给我儿子一件生日礼物。1998年10月19日,儿子出生。Monceaux得知后还专门送了一件玩具给我,说是给我儿子的生日礼物。工地上事务繁杂,这样的事情,他也会记在心上,真让人感动。

第四件事,选派我参加截流仪式现场大会。1998年10月,小浪底正式截流。那一天,时任总理的李鹏同志亲赴现场祝贺。会场小,各部门仅能选派几名代表参加,Monceaux点名要我去。

第五件事,独立工作。后来,Monceaux还指派我负责混凝土修补工程。在一位实验室工程师的指导下,我带领一众工人,检测混凝土裂缝,用环氧树脂把裂缝填实。
1999年洞挖部工作结束了,我调到明流部。
1999年5月1日,小浪底项目完工。我也不得不打道回府。

 

 

四、上海大众

1999年5月,我回到家里,我着着实实在家里休息了一年多。在工地上连续工作三年多,对人的体力还真是一个考验。

2000年10月,原小浪底质量检测部工作过的一位加拿大籍工程师,到上海大众汽车实验室任职。他开始招兵买马的时候,原先在小浪底,跟他一起工作过的几位中国人得知消息,就跑到上海去找他。他全盘都接收了。其中有一位叫史家群的朋友,跟我比较熟。他向那位老外推荐我时,说起我在小浪底的工作经历,他没有看我的简历什么的,就同意了。人都是有感情的,中国人是这样,外国人也是这样。

2000年10月- 2002年春节期间,我一直在上海大众工作。月薪也拿到8000元。

 

 

五、南下广东

2002年3月,我通过朋友的关系,南下广东寻找事业机会。我买了一辆专拉集装箱的半挂车,加上朋友们的车,一共十几辆,在惠东一个港口拉集装箱。后又转战深圳一个港口。2003年,非典期间,生意非常艰难。国庆节前,我把车卖掉,返回焦作。

 

 

六、焦炭生意

2003年9月,我联系到在忻州矿务局工作的文光同学。他说他在做焦炭生意,在河北有买家。我于是买了一辆可以拉焦炭的车,在文光同学的帮助下,我又进入一个新的行业。现在,我仍然在这个行业里摸索,相信有朋友的帮助,一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

xxxx年xx月,我要落户焦作。因档案上显示,我的户口已经迁到徐州。公安局告知我要去徐州矿务局办一个“没有接收户籍”的证明。我再次远赴徐州。找到管籍的部门,被人家一句话给顶回来。扯淡,我们都不知道你是谁,干嘛要给你开这个证明啊。

是啊,人家说得有道理啊。我茫然地站在办公室门口,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有一个人路过,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讲明来意。他惊喜地叫道,你也是焦作矿业学院毕业的?我说是。他说他也是。真巧。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矿务局中不就是那几间专业的煤炭行业的大学吗?不是这所学校的,就是那所学校的。那个人要我留个地址。半个月后,我真的收到那个证明。真是太感谢那位不知名的校友了。

同学们和我一起,都已经到不惑之年。回想起在焦作矿业学院一起学习的日子,不禁心生戚戚之感。二十多年的打拼,不敢说成功。但我一直在做,不是工作的工作,人生历程也丰富多彩。如今我游走微信空间,小号行痴师傅。

我最想跟同学们分享的就是:人在江湖有朋友,不要怕;心有理想不要丢,要敢闯。加油吧,兄弟姐妹们!

-----------------------------------------------------------------------------------------

讲述:黄海亮

撰写:大别阿郎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1 条评论 

1无名雅友 于

文中说道:徐州的苹果很大,直径有十五公分,怀疑。真的有这么大吗?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