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选择


在时光的沙滩上,我不过是一个嬉戏玩耍的孩子。潮落,我光着脚丫,踏着细细的浪花,低头捡起漂亮的贝壳;潮起,我咯咯地笑出声来,往高处跑,用潮湿清凉的沙子堆彻出梦想中的城堡。

玩累了,驻足远眺来时的路,1994年毕业至今,二十一载韶华,似在弹指一挥间没了踪影。揽镜顾盼,岁月的折痕清晰可见;对照今昔,青春的青涩荡然无存。

人生,是一趟不回头的旅程。千绕百结的路径,纵横交错的岔口,一次又一次要我们做出选择。正是因为这些选择,我们与同路的人或渐行渐远,或遥相呼应。正是因为这些选择,有的旅程风光瑰丽;有的旅程艰难险阻;有的旅程一马平川;有的旅程激流暗涌……

在我看来,在时间的坐标上,所有的人生殊途同归,所以,朋友,你需要做的就是,或许就是坚持选择,无怨无悔。

二十一年间,五大岔路口前,我做了五次不后悔的选择。

 

第一次选择:高中或初中

1994年毕业后,我如愿以偿地被分配到霍州矿务局。这里离家近。

七月初某一天,我到矿务局组织部干部科去报到。科长是位中年女性,领导范儿十足。那一天她的心情比较好,很有耐心地跟我聊了很多,进而对我产生一些好感。

后来才知她对我产生好感的原因。第一次见到主管领导,我肯定免不了要自吹自擂一番。我告诉她,我在大学一年级就以八十多分的高分,通过国家英语六级。凑巧的是,她女儿在清华大学读书。大学四年级了,英语迟迟未能通过六级考试。在她心目中,六级很高级,很神秘,所以她坚信我是个绝对优秀的毕业生。她甚至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我是英语毕业专业的。

她破天荒地允许我自己选择学校。矿务局十几所学校中,只有矿中是高中。我毫不犹豫就选了矿中。矿中校园环境优美,置身其中,就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校长温文尔雅,像个做学问的领导。总之对矿中第一印象良好,心里暗暗准备要在这里成就一番事业。

舅舅的一个朋友得知我的情况后,劝说我去矿务局机关子弟学校。他说矿中地处偏僻地段,远离市中心。要是有孩子上小学,每天得跨过铁路到辛置矿子弟学校,很危险且不方便。机关子弟学校在市中心,条件设施优越,生活起居方便。

我动摇了,选择去矿务局机关子弟学校教初中英语,放弃了教高中的机会。

子弟学校很复杂:教师队伍中领导家属多;学生群体中领导子弟多。校长工作很难开展,弄不好得罪某位领导,就会被人撵走。

我初来乍到,谁也得罪不起,只有埋头工作,少说多干。遇到不公事忍气吞声,夹起尾巴做人。

所幸的是,半年后,我的工作取得一些小成果。一是授课班级的英语科成绩,在全矿务局统考中名列第一,比第二名均分高出将近十分。二是校内公开课评比活动中,我的课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

对于我的这点成绩,校长逢人就夸,逢会就讲。我并没有沾沾自喜,倒是替校长捏了一把汗。后来的事实证明,校长确实为此得罪了人。一年后,这位只会抓教学搞业务的校长被调走了。

1996年5月初,我与平登记结婚。他也在矿务局工作。我们住在一间宿舍里,虽然简陋,两个人工作地点在一起,多么幸福美满的小家庭啊。

两个月后,1996年7月某一天,实然接到通知,要我去矿务局教育处开会。教育处的职能,相当于地方上的教育局。走进会议室,发现参会的只有五个人:教育处处长、矿中校长、我和另外两名不认识的老师。那两位老师跟我一样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开的是什么会。

处长讲话道:矿务局领导对矿中发展很重视。为加强矿中的教师队伍,决定从矿务局下属十所初中学校选拔一批优秀教师,调往矿中担任高中教师。你们几个是经过层层推荐,选拔考核后决定的……

听到这儿我就蒙了,后面的长篇大论已听不进去了。那两位老师似乎很高兴被重用。领导讲完话,我鼓足勇气说我不愿意去:我现在这儿离老公近,他回家方便。刚结婚不久,还不好意思说将来孩子上学的问题。

教育处处长和校长两个领导都是些见过世面的人。两个人一唱一和讲了很多大道理,我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斗嘴斗不过他们,权力又在他们手上。我也没有办法。

开完会,我四处寻求帮助。第二天这个消息已在家属区发酵,授课班级学生家长组织起来去找组织部长、矿务局局长、分管教育的书记,坚决反对把我调离。

学生也自发组织起来给领导写信强烈抗议。消息很快也传到了教育处处长那儿,处长是个很强势的领导,撂下狠话说非要把我调走。

矿务局领导左右为难,一边说要支持矿中的工作,另一边还可能因为一个小小教师跟下属食言。事情僵持不下。几天后,局长在班前会上说,抽调教师的事情,最好尊重一下教师本人的意见。不愿意走的就算了,再物色其他人选吧。这件事才尘埃落定。

很长一段时间,这个事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我也成了矿务局家喻户晓的公众人物,出了这么个名。感谢局长大人和各位领导的宽宏大量,感谢各位朋友,对个人的理解与尊重。在高中与初中的选择中,两次机会,我都选择了初中。

 

 

第二次选择:公立或私立

中考前夕,1997年6月25日,女儿出生。一天前我还站在讲台上,给学生进行考前辅导。我没辜负家长厚望,坚持把这一届学生从初一带到初三。他们在中考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女儿稍稍能放下手后,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想通过考研去大城市找份满意的工作。于是又开始了自修本科。晚上孩子入睡后,才有时间看书。暑假天热,楼道里充斥着打扑克的声音、嘻嘻哈哈聊天的声音。可是我不能出去聊天,不能出去打扑克,我要看书。

英语科都好说,最难的是日语,一点基础也没有。我就跟着磁带一节课一节课地啃,硬是学完了初级、中级四本教材。高级英语,相当于专业英语七、八级,我也完全靠自学。回想起来,当时真够拼的。

孩子一天天长大,需要更多的精力投入。加上老公的工作也有起色,我感觉到未来很安全,就随遇而安。最后,本科文凭拿到了,考研的计划却搁浅了。

2004年是我最难过、最心烦的一年。工作上,感觉已经很难再超越自己,没有了挑战,体验不到丝毫的成就感。家庭中,奢望已久的单位福利房已经到手,似乎该有的都有了。外界中,人们除了仰慕的,可能就剩嫉妒的,活在风口浪尖,感觉好累。总感觉世界那么小,没有个藏身之处。

2005年老公工作调动去了吕梁。五一放假我去探亲时,顺便去当地一私立学校参观了一次。正值该面向全国广招教师之机。据说,这所学校是当时山西待遇最高的学校,月薪4000左右,这相当于我在公立半年的收入。所以从全国各地慕薪而来应聘的人很多。

我心动了,也投了求职信。我有幸从三十五名竞争英语教师岗位的求职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一名被聘用的人。

暑假即将结束,我去找校长,说我要去吕梁一家私立学校任教。校长坐在我对面,闷头吸烟,足足十多分钟没有说话。他刚刚由副校长提正。他说:周,出于私心,我很支持你去。出于公心,我要说你这是在拆我的台!工作上,我还准备让你大展拳脚呢。校长还开出了很有诱惑的条件。我坚持想换个环境,换个活法。

谢谢这位校长的理解与支持。

2005年国庆节后不久,我在吕梁工作已经有一个月了,接到霍州方面的通知,矿务局要举行盛大的仪式,向矿务局战斗在各类岗位上的技术能手颁发技术比武奖。这是一个颁奖暨表演大会,中央电视台瞿弦和应邀来主持,还请了庞龙等明星来助阵。

站在领奖台上,我心生愧疚,感觉自己领这个奖好不仗义,我拿的是教学岗位英语科状元,奖金4000元。同台领奖的有各个技术口的,有测量的、通风的、机电的、医护人员、救护队的、教育岗位其它专业的等等,一共有几十个状元。

 

 

第三次选择:一年或半年

2005年9月,我们家在吕梁租了一套房子,老公和我上班。公公和一位保姆帮忙操持家务,接送女儿上学。

开学没多久,一天我下班早,去接在一家公立学校上三年级的女儿。站在她所在的教室外,透过窗户往里看。一个班八十多人,女儿个头矮小,却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我亲眼看到她站是着看黑板的。那情景,真让人心酸。我通过各种关系,终于找到班主任,请她帮忙把女儿的座位往前调。

我每天早上要五点半起床,匆匆忙忙地洗漱,站在黑漆漆的大街上,拦出租车,去参加六点半开始的早读。我对教学工作认真负责,可能也是运气比较好,授课班级学生的英语成绩有明显提高。

2006年6月9日,我刚刚下早自习,在食堂里吃早饭,突然肚子痛,朋友们把我送到医院,预产期是八月份的儿子,就这么着提前两个月出生了。出生时,儿子身长40多公分基本正常,而体重只有3斤4两,整个一皮包骨头。医生把他先放进吕梁地区医院保温箱里喂养。一周后,我们家人都担心吕梁的条件不好,就转院到太原,住进省儿童医院,直到满月那天家人才把儿子抱回家。那么瘦小、那么虚弱一个小东西,真教人担心啊。

我决定向校长请假一年,要好好照料儿子。校长建议我请半年假,并说老师的日程不好安排等等一系列的实际困难。我心急如焚,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坚持说我要请假一年。我知道,私立学校的人员编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基本上没有冗余配置。我请一年假,意味着放弃了这个工作机会。我又要冒险。

我毅然决然地坚持请一年长假。然后,带着女儿、儿子来到太原,在省儿童医院附近租下一套小房子,住下来。我的打算是,儿子早产两个月,身体状况比不得一般儿童,他肯定要虚弱很多。要是他有个头痛脑热的,我就第一时间带他去省儿童医院就医。

所幸儿子一切正常。现在才9岁,体重105斤,是同龄人的两倍。2006年、2007年两年间,例行检查,倒是带着儿子去过省儿童医院几次。医院里随处可以见到肩扛被褥,手提暖水壶准备住院的人。他们来自全省各地,很多携带的小孩都是因为病情严重,当地看不了才千里迢迢来求医的。我的卑微的同情也不能减轻他们一丝一毫的痛苦。对比之下,我们一家人又是何等幸运啊。

女儿在太原一家私立学校上四年级。除了一日三餐,接送女儿上学,我天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做。我到女儿所在学校去应聘,学校同意聘用我,要我2007年9月份上班。

2007年7月,一年假期期满,儿子身体健康。经再三权衡,我们娘仨人又赶回吕梁。一家人又团聚了。学校同意继续聘用我,还要求我带三个班。在这里,一般一位老师只能带两个班。多带一个班,意味着可以得到更多的课时费。

没想到校长史无前例地为我配了一位助教。这位助教帮我批改作业,上早晚自习。这个小小的安排,把我感动得不行。校长对我有知遇之恩啊!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我唯有以更加积极的工作,更出色的教学成绩,不足报其万分之一。

每次英语考试,成绩一、二、三名肯定在我所教授的班级里。我因此得了一个绰号----“教授”。是啊,教授才有助教嘛。

 

 

第四次选择:初中或小学

2012年老公又调回霍州矿务局工作。9月,我决定追随老公,再回霍州。

做出这个选择并不轻松,也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斗争。在吕梁名利双赢,被人称为教授、导师,在学校人际关系通达,教学成绩优秀。再回霍州,一切从零开始,能做成什么样却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是留在吕梁,还是返回霍州?留在吕梁,月薪七八千元。返回霍州?月薪拦腿一刀。我凭着感觉,选择回到霍州。

辞职时,校长一再挽留。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道:学校缺你这样的好老师。我们是在干一项事业,真诚地希望你留下。

我联系了原来的工作单位,新任校长通情达理,同意我回来。但是此时的子弟学校已经变成了小学,初中部撤消,英语老师编制已满。校长建议我教小学一年级数学。从事了十几年英语教学的我对数学一来没兴趣,二来怕教不好。有人劝我说,小学一年级数学好教,0123456789,十个数字,不难。我说,英语还只有二十六个字母呢,是个人就能教吗?噎得对方无言以对。请这位朋友原谅,我当时太着急了,急不择言。校方经过一番努力,为我安排了一个六年级英语教师岗位。

虽然人们都会说,大材小用了,毕竟辉煌已是过去。也有人说我荣归故里,还有人问我曾经沧海还能为水吗?更让我失落的是,原先的老同事所剩无几;工资收入只有我在吕梁的三分之一。

2013年平安夜那天,学生们给老师送苹果。同办公室的数学、语文老师桌上堆满了苹果,我一个苹果也没收到。不禁想起吕梁的学生,伤感之至。在小学生眼里,小学英语是副课,没人鸟你。

到小学后,开展区域教研活动,校长让我做公开课,我坚决拒绝,我现在就怕别人关注自己,只想清清静静、默默无闻,好像有退出江湖的感觉。

 

 

第五次选择:事业或家庭

我从未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总是凭着感觉做出选择。我自信是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人。无论是上厅堂,还是下厨房,我都可以乐在其中。

事业之乐

1994年到2005年上半年期间,在教学上,矿务局组织的教师赛讲中,我几乎年年都能名列第一。先拿到市级能手、地市级能手,最后也获得过“省级能手”称号。

1996年教师节我以遥遥领先的票数被评选为模范教师,但校长称我因调动一事惹怒教育处长,取消了我的模范资格。在表彰大会上,分管教育的局长花了很长时间讲我的事,号召大家向我学习。这是去领奖的同事回来告我的,我都没资格去参会。这纠结的荣誉啊!

2002年,我负责编排的英语小品《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在局大赛中获特等奖。

2005年,我编排的一个大型节目《昨天、今天、明天》,集朗诵、合唱、表演于一体,看哭了台上的领导,台下的家长。昨天,表演各种童年的游戏,合唱歌曲《童年》;今天,合唱歌曲《真心英雄》;明天,二十年后,小演员们穿着医生的白大褂等各种职业服装走秀,合唱歌曲《朋友》。朗诵词是由一位退休老干部精心写作的,非常贴切,文采飞扬的感觉。

人际交往方面,虽身处一个复杂的环境中,我感觉自己应对的很好。班里领导子弟多,有头有脸的子弟多,选个三好生、排个座位都得思量半天,只怕疏忽了哪位招来麻烦。尤其后来随着名声大增,我的班几乎就成了关系户班。

我理解,每个人的诉求后隐藏着各种感性的、理性的驱动因素,也愿意力所能及地照顾这些诉求。这样一来,把自己弄得很累,事事如履薄冰的感觉局外人难以想象。我时刻提醒自己,为人师表,必须以德服人。

一个学生在作文中给我了一个定性的评价,至今记忆犹新。他把我比喻成铜钱,外圆内方。我很感动,学生能理解我的处境。

 

家庭之乐

2009年过年前,保姆回家了。我不得不自己做饭。儿子大概是第一次吃到我做的饭,也觉得很好吃。他大喊大叫地说道:妈妈,你真伟大,原来你也会做饭。弄得我啼笑皆非。

跟中国很多家庭一样,我们家里也买车了。我没事就接着开一开,就学会了。也没有到正规驾校学习,也没有考驾照。2012年12月份一天下午,天上刮着大风,天气出奇地冷。我怕儿子在路上冻感冒了,决定不让保姆去接。正好车在家里停着,我就斗胆开着车往学校赶去。学校离家不远,只有三公里左右。接到儿子后,往家赶,遇到交通高峰期。右脚一脚油门,一脚刹车,高度紧张。我又没有驾照,特别担心。打那以后,再也不敢开车去学校接送孩子了。

为了跟儿子沟通,有时也纯粹是为了陪他玩,我学会了象棋、军棋、五子棋和围棋;学会了打篮球;还经常跟他打乒乓球、羽毛球。我自己学习书法和葫芦丝的计划,被一再推迟。

现在交通方便了,我们的小家,与我父母,与老公的父亲家都在一个小时的车程之内,时常来回走动。让老人跟孙子、外孙一起共享天伦之乐,我们与父母拉拉家常,一起吃吃饭。这样的日子我们也知足了。

我认为,选择的对与错并不重要。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因为在时间的坐标上,所有的人生,殊途同归。

讲述:Jean

撰写:Jean

 

  标签: 2005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朋

我是大朋。我很喜欢这一句:Life is full of choices, choose to win.

评论:1 条评论 

1 无名雅友 于 2015-06-21 16:17:27

百川既容,大海自成,用汗水谱写无悔人生,姐,好样的。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