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清茶一人生


回首往事,只剩下淡淡的回忆。这回忆中沉淀下来的,更多的是感恩与欣喜。

一路走来,生活的五味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淡。曾经的懵懂、曾经的青涩、曾经的疯狂、曾经的无奈,都化作一阵清风,飘散在岁月的丛林中,不知所踪。

童年是纯真无邪的。回想起来,那份温馨,那份甜蜜,让人沉迷。喜欢去河边玩;喜欢坐在桥下的石头上,光着脚浸在水里瞎踢腾;喜欢跟大人们去棉花地里捉花心里的虫子;喜欢去集体菜地里摘菜围观分菜。摘菜分菜的时候,孩子们帮忙摘茄子,割韭菜,比大人们还忙得欢。在我们这群孩子的眼里,这就是好玩的游戏。冬天的月夜,和小伙伴玩游戏,捉迷藏。玩到最后,月亮西垂;街巷里静悄悄的;墙和树的影儿绰绰约约,有点吓人;加上眼皮沉重,睡意袭来,于是一个个跑回家,睡觉去了。

一起玩耍的小朋友都有谁,我已经记不清了。现在想起,仿佛又是只身一人站在那条空荡荡的大街上,天上弯月繁星,没有虫鸣,没有狗吠,只有嘴里哈出的白气和无边的静寂。

上学了,冬天的早上,我蜷在暖暖的被窝里不肯起床。父亲总是早早起来,冒着天寒地冻,零下几度甚至十几度的气温,到厨房里去为我们做早餐,差不多做好以后才喊我起床。

一、记忆中的小学

清早,教室的朗朗读书声也是那么悦耳;老师的笑容还是那么慈祥温暖;下课后疯狂的十分钟里所有的乒乓球台都有人在对打甚至双打;上课铃响了,还有人意犹未尽;下午放学后在操场上翻跟斗,下腰,空翻。

最疯的事就是打扑克牌打升级。刚刚学会时,瘾特别大。一放学,我们四个女孩子凑齐了,就飞快跑到学校附近的草垛后面去打牌。现在想起来问小妹,我在疯玩扑克牌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小妹笑着答道:你是我心中的英雄,你赢回来的纸三角在家里堆了一大堆。大点的孩子不愿意跟小的玩。你都没带我玩。

小妹比我小五岁。哦,我明白了,她年纪太小了,只有羡慕的份儿。

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将我拉回那下雨天的美好日子。夏季下雨天,有时我们光着脚丫子踩水玩。有时我们姐妹三人会爬到床上,把所有的棉被拿来堆长城,划分地盘。再不就是,还可以腾出一块场地,怂恿小妹唱戏。她自己都可以用花头绳把自己装扮得花花绿绿。虽不专业,配上小身段,还像模像样的。没办法,我和大妹永远只是观众,没那表演的天赋与欲望。

姐妹三人成家后各忙各的。工作、孩子、一日三餐的忙碌,很少有机会见面;甚至很少聊起小时候的事情。可是,那些美好的记忆是不会消失的。

 

二、记忆中的奶奶

思绪,执拗地站在奶奶曾经居住过的院墙外,远远地看见通向南边菜地的马路,和左手边,通往邻村的大路。

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过去。奶奶的音容笑貌,又近在眼前。小时候和奶奶最亲。我在家是长孙女,我很早就能陪伴奶奶,并且帮奶奶干活了。能干的活无非就是抬水、和煤泥、包饺子。有时干完活,奶奶就会像变戏法一样,拿出好吃的东西来给我吃。有时是苹果,有时是花生,有时是一颗糖子,甚至还有一次是香蕉。

那些小的还干不了活的,不在奶奶身边晃悠的兄弟姐妹们,就没我这口福。年幼的我,说是能帮奶奶干活了,实际自己还没那份责任心,只是奶奶让干啥就干啥。不提醒就忘记了。

和奶奶在一起有趣的日子也很多。春天,河堤上的榆树上,结了满树的榆钱,那么诱人。奶奶叫上我,提着篮子去摘榆钱。我在前面疯跑,奶奶是个小脚老太太,走不快,被我远远地抛在身后。

我爬树很麻利,高高的榆树很快就能爬上去。下来时腿上的皮被蹭破了,隐隐作疼,过一会儿就忘记了。奶奶把榆钱洗净,粘上面粉,放进蒸笼里蒸熟。盛进碗里,拌一些蒜汁、香油,别提多好吃了。长大后再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野菜。

夏天,为了凉快,和奶奶一起在院子里,躺在一张凉席上乘凉。睡到半夜,奶奶会爬起来,用手电在院子里照一圈。原来她能发现一些从土里爬出来的蝉蛹,捡起后直接放到炉火边焙着。早上起来还会去找一遍。早上的蝉已经蜕皮了,刚刚蜕皮的还可以捉到,晚一点它们就飞走了。早上我一起来就可以吃到烤得香脆的蝉了。这美味长大后也再也没有吃过。

一个寒冷的冬天,给了我那么多爱,给了我那么多美好回忆的奶奶,与世长辞。那一年我上大学二年级。今生最大的憾事就是,那时候自己不懂事,没有好好陪陪她。奶奶得的是脑溢血,第一次发病直接就半身不遂。中间病情加重,甚至无法自己坐起来。前一个暑假,我回去看她,她很开心,想和我说话。她脑部的语言功能已经受损,虽然脑子清醒,说出来的话却不是自己想要说的言语。记得她一直在说“小翠娥”,估计又是戏曲里的人名。我重复着她的话,她意识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再讲一遍,还是那一句。她最后什么也不说,一直笑,笑得直流眼泪。虽然没办法用语言交流,但我们还是那么亲呀。我晃着她的手,跟她一起傻笑,跟她一起开心。

那次见面却是永别。再次听到奶奶的消息却是奶奶去世的噩耗。我很伤心,同班的男友倍我一起回家,要送奶奶最后一程。我不知道,这样做,奶奶会不会生气。不过,相信奶奶在天堂也不希望我太伤心。奶奶故去的前几年,我对奶奶的思念特别强烈,以至于在路上遇到面容慈祥的老奶奶,仿佛也能从她们满脸的皱纹中,看到奶奶的影子。

二十年过去了,奶奶永远活在我的心中。我一直觉得,冥冥之中,奶奶的在天之灵一直庇佑着我,我的人生旅途一路通畅。大学毕业后,当了五年的英语老师。1996年,我和男友连一间房子都没有的情况下登记结婚;1998年女儿出生,我们也在朋友的资助下,在河阳新村买了一套房。

 

三、漫步花城

说起当老师的生活,也颇多感慨。上课压力不大,又有假期。课余时间没事儿时就和同事打球,打牌,一起做饭,一起逛街。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有过?比大学可是自由多了。多么难忘的日子,朋友们的笑容还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小白、芙蓉、海云、文君、小宋、江南......姐妹们,你们好吗?太怀念那样的日子啦,整天是笑声。

后来,还有孩子们的吵闹声。离开焦作的时候孩子们才两三岁,现在都快要上大学了吧?感慨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不过,记忆中闪现的还是孩子们小时候可爱的样子。

2001年,因爱人到广州寻找事业机会,我也辞去工作,南下花城。辞别教学工作并无遗憾。长时间地讲台授课,导致嗓子发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社会阅历,除了书本知识,无法教给学生们更多。

站在广州的街头,面对宽阔的街道,林立的高楼,我想说,广州,我来了。可实际上,对于广州,我还是个陌生人。对大都市的种种不适,让人无奈又觉好笑。有一次去爱人公司,在一栋高48层的金黄色大厦上,大都会广场44楼。第一次走进去,看见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真有点无所适从。从公司里出来时,咚的一声,我一头撞到透明的玻璃门上。哎,糗死了。

2001年五一节,爱人想买郊区的一套房子,离市区二十多公里。我晕车,就说,这一次我要是不晕车就买吧。说来奇怪,那一次我真的没有晕车。后来,他诬赖我,说我以前的晕车都是装出来的。有理说不清。

广州的公交车路线很多很复杂,看不懂,会坐反方向。第一次坐公交车时,因人多,被挤到后门站着。下车时被人讲站到门口,堵了路。那时候没意识到公交只能前门上后门下呀。问路时不知道如何称呼别人,以前在老家只要说你好,请问去什么地方怎么走,别人就会告诉你了。在这里不行。第一次问路问到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他训斥我,说我不会称呼人。我说我说了你好呀,也说了请问呀。那人只是摇头。那次他有没有告诉我怎么走我也不记得了,只是郁闷了半天。原来我需要称呼他点儿什么。以前在老家我们叫同志、大哥、大姐、大叔,在这里你得叫人家帅哥、靓女、老板。终于又长了点儿见识。

找工作也有问题。去人才市场,人家让交介绍费。虽然出来时已经被打了预防针,说不用交费。但真的到现场还是被忽悠了。说让交90元,可当时身上只有50多元。对方说先交50也行。第二天坐了摩托车去到那人给的地址,到一家公司去面试。是一个比较偏的工厂,接待的人让填了个表,没问两句就让回去等消息。反复几次才知道上当了。

以后知道了,只要让交钱的都是骗子。骗子不光骗钱,给人带来麻烦,浪费你的时间还打击你的信心。在这里就不多为骗子做宣传了。

四、不一样的职场

说说来广州的几份工作吧。市里的工作难找,人家要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只能舍近求远,只能从最低层做起,从工厂做起,从位置偏远的工厂做起。

第一份工作是在顺德北滘做文员。这是家工厂,做激光打印机上的一个部件,激光打印头。这是整个机器上技术含量最高,也是最贵的一个零件。产品的要求对环境要求极高。上班时间要穿工作服,去车间还要穿防静电服装,戴鞋套,通过风洗去尘后,才能进去。车间一年到头开空调,车间的人们穿着白色的防尘服,只露着眼睛,一眼望去你以为到了高级实验实。第一次见识了这么高级的封闭式车间,还是被震到了。

我平时的工作内容是收发邮件,收发传真,安排会议,做会议记录,整理测试数据,协助月底库存盘点。十几年过去了,我忘记了那些同事们的名字,甚至他们的面容在我记忆中也慢慢模糊了,只记得他们对我的帮助。

刚去时培训一个月,一位五六十岁的吴工程师负责对我们的培训。他很随和,说话比较慢,象家长一样。对新来的员工好像从来没有批评过。诲人不倦我觉得用在他身上很合适。 办公室的网管是个25岁左右的姑娘,梳个马尾,不到1米六的样子,应该说是中等身材。身体偏瘦,一看就是很干练的人。第一次在办公室工作就遇到女网管,当时没这么想,只是觉得她很厉害。我的电脑打开就可以用,所以电脑操作基本上没什么问题。有时候那些办公软件的一些比较不常用的功能去问她,可惜她也不会。这不是她工作范围内的事情。她的工作就是保证每台电脑能上网、能打印、没病毒等类似这样的工作。无奈这里面比较多菜鸟,动不动这个软件有问题,那个文件不知道放哪里了这样的事也找她。所以看她整天忙碌。

我使用word 和excel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以前在学校只会最简单的打个字,做个表。这里有工程师让我整理测试后的数据,并教了我一些excel的函数。有些函数还比较复杂,后来的工作中也用不到,所以还忘记了。不过,这都没关系,因为我知道了函数这么个有用的工具,以后只要用到我就可以在网上搜索。我要用到的别人早就在用,所以总是能在网上找到答案。这一点通了,办公软件的其它功能,只要用到都可以学会。所以很感谢那位同事。本来已经忘记了他的名字,写着写着就记起了他叫Thomas。对,感谢香港的Thomas,你是我办公软件使用的启蒙。

还要感谢公司的老板,一个和蔼的老者。我第一次做会议记录,不太能听得懂同事们讲的广东话。老板要求大家讲慢些,而且讲一会,还会停下来,问我哪里没有听懂,重要事项有没有记下来。感谢同宿舍的姐妹们。她们在车间工作,但都很友善。

三个月试用期满后没多久,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属于那里,不想呆下去的感觉让我感到一种度日如年的煎熬。那些工作学会以后就觉得枯燥,让人失去兴趣。一个本科生做那些事情确实没有挑战了。

而当时更高职位的工作是销售和总经理助理,考虑到我不会讲广东话,也还没有那胆识与能力,就感觉前途一片灰暗。还有一些其它的原因,比如食堂是分开的,分两档,我去的是一般工人去的食堂,心里不平衡呀。

宿舍拥挤、嘈杂,没有家的感觉。工厂在偏远的地方,离最近的商店有好几里地,交通不便,只能步行或者打摩的。当工作生活越来越不开心后,我竟然越来越瘦。现在回忆起来,大学毕业后到现在,那时候是最瘦的。就算最近两年天天喊着减肥,也比那时候的体重重十多斤。

辞职后的第二份工作在家附近,那时候已经分期付款买了广州番禺的房子。坐公交车六站路才能到公司。过了几天,才发现从一条小路半个小时,就可以走到住宅小区的后门。然后就开始走路上班。这样我可以每天回家,中午在工厂吃一餐,就可以了。

这份工作是番禺小平工业区一间珠宝工厂提供的。刚入职时我的工作是录单。就是把客户的订单录入系统。录单的还有五六个女孩子,二十多岁的样子。虽然我那时候也不到三十,但他们都还是比我小。

毕竟我在内地已经工作五年了。录单的工作简单,但主管还是让大家背些宝石的名字,什么红宝石ruby, 钻石diamond, 蓝宝石sapphire等这些以前很少用到的词,还要考试。不过没看到有多大用处。输入订单也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之所以用这么多人是因为他们用的系统太慢,每个人都在等,录入后等电脑做出反应。

我后来被调去跟单。跟单真的是拿了打印出来的订单,看订单上的货进行到哪一道工序。订单上有下单的日期,需要完工的日期,首饰的重量和设计图案。我要拿最紧急的一批单去问各个流程的师傅是否还在他那里排队,如果是,就要请他把这个急的排在前面。

经常呆的地方有两三个,看他们一个个忙着赶货,自己却帮不上忙,还要给他们添麻烦,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很不舒服。很少有能准时交工的,很多订单都已经拖延很久。我对这份工作厌恶情绪也越来越强烈,但又没有勇气离开,再去找工作。

最后,一个高级经理来视察工作的时候发现了情况,知道我的情况后劝我离开。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缺少一份豁达。如果放在今天我会怎么做?

珠宝工厂的工作人员,下班出门时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金银珠宝体积小,价格高,容易让人产生贪念。同事们都疲于工作,赶进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并不多。不过在这里看到另一种工厂的运作模式,看到工作流程中的问题,这对我以后的工作都有帮助。

看到那么多价值上千上万的珠宝首饰,心里是不是会有什么变化?说实话,我没有。那就是工作而已,一件很漂亮的项链拿在手里,也不觉得它贵重,一个上面镶嵌一大颗宝石的戒指也不会让我觉得它有多高贵。大家只是看到一个金碗或者金勺子这样有趣的东西的时候会觉得很好玩,想象谁家小孩子要拿这金饭碗吃饭。

第三份工作终于到了广州市里的一家公司,而不是工厂。这份工作是做翻译,翻译移民申请资料。公司加上老板一共5个人。工作相对轻松。只是做了四个月后还是离开了,觉得没办法有更好的发展,也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

第四份工作就是现在的工作,从2003年11月一直做到现在。我从一个最基层的文员开始做起,做到现在管理商务的工作。十多年的历练,同事相处融洽,能够有创造性的驾驭工作,所以应该说是工作并快乐着。

工作和生活一样,并没有什么大事,无非是把每一件小事做好。今天有今天的工作,明天有明天的工作,不要希望一天把几天的事情做完。我终于能平静地面对工作,意识到这是一种心境的升华。工作多的时候人们会着急,着急就会出错。着急并不会加快做事的速度。当自己为工作焦虑或者工作出错的时候,反省自己的心境,这个总没错。

我的工作、生活跟上了广州的节奏,一切都在有序的行进,我有时间去锻炼,去阅读,去赏花。哪怕什么都不想,静静地品一杯茶,在从容淡泊中发现真实的自己。


讲述:Susan

撰写:Susan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朋

我是大朋。我很喜欢这一句:Life is full of choices, choose to win.

评论:1 条评论 

1无名雅友 于

了解了以前的姐姐,同一个环境中的姐姐,看到共同处会抹泪。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