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我材必有用


 

2000年七月中旬,深圳。清晨七点,天空上蓝天白云,早起的人们又在另一个酷热的日子里开始了一天的奔波和劳碌。

深圳一家大型人才市场院门紧闭,几位早早到场的求职者手扒着铁栅栏,眼巴巴地往里面张望。

一大早就来人才市场是有原因的。有的人刚刚来到深圳,对交通线路不熟悉,所以提前到场,以免路途耽搁,影响求职;有的人是想早早进场,去争抢热门职位。经常有公司招聘到所需人员后,就提前离场。后来的人会看到,很多摊位已经人去楼空;有的人早早地到来则是为了赶场。他想到各个人才市场上碰碰运气。这个市场投完简历再去下一个人才市场。

这几位性子急的求职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离人才市场开门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如果稍作分析,就会意识到,现怎么着急都没有用,还不如趁机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在面试官面前展示一个精神抖擞的形象。

还真有这么一个人。大门一侧的树荫下,一位西装革履的人,身下垫着报纸,头下枕着一手提包,仰面朝天地躺在草坪上。走近他,仔细观察会发现,这个人浓眉大眼,当真就在草坪上旁若无人地呼呼大睡。对于一个昨夜在酷热、嘈杂、混乱的斗室内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人来说,两个小时的酣睡过得实在太快。在他熟睡的时间里,越来越多的求职者聚集在铁栅栏门外。

九点整,铁栅栏门大开,求职者们蜂拥而入。睡在草地上的西装男也挤进人群,购票入场。大厅里,前来招人的企业还真不少。西装男手里提着包,一家一家浏览各家招聘的职位和任职要求。

他看到一家公司招聘秘书,就上前询问是否可以投简历。招聘的人用手指了指摊位职位看板上的要求说,秘书必须是女的。

他看到一家外贸公司招聘外贸跟单员。招聘人伸手向他要外贸员证。西装男回答说没有,对方摇摇头说对不起,你只是会讲英语的话我们不能聘用。

他看到一所学校在招聘英语教师,开出的工资还不低。对方问他要教师资格证和中级教师职称,西装男也拿不出来。

有一家公司招聘办公室主任。他觉得非常有希望,毕竟,毕业后的六年多的时间里,他就是一家国营大型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在一家小公司里任职,不是小菜一碟吗?他挤过去,对负责招聘的那位年轻女子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躬,双手呈上自己的简历,说要应聘办公室主任职位。对方仅看了一眼,就把他的简历甩回来。说必须是研究生及上学历,你一个专科生资历差得太远。

他看到一家酒店在招聘大堂经理,要求会讲英语。他又走上前,对方扫了一眼他递过去的简历,马上又还给他,说你的简历上显示,你没有相应工作经验,你做不了。西装男说我可以从基层做起,请你给我一个机会。对方摆摆手说,我们是企业,不是慈善机构,请你资历够了以后再来。人家讲话还很客气,西装男想发火都没有理由。
他在场内转了三个多小时。直到中午十二点,他打印精美的三十多份简历,一份也没有投出去。西装男垂头丧气地回到与另一名求职者合租的公寓,原先的万丈雄心,如今只剩下萤萤豆火,随时都会熄灭。居住的一室一厅不算贵,一个月租金只要550元,加上水电费,一个月估计会分摊330元。合租者睡在房间里的床上,西装男铺一张凉席,就睡在客厅里。

从家里出来时候,他只带了1300元,如今口袋里剩下不到900元。在街头的一家小食档上,两个馒头一份咸菜,只要两块。早、中、晚一天三顿,他都吃馒头咸菜,一天只要六块钱。然而每天要乘坐公交车往返人才市场,还要花十块钱购买人才市场的门票,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如果找不到工作,恐怕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回去?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辞职的时候讲过的狠话。就他孤傲的个性,灰溜溜地回去,求那些官僚作派的领导求求你们开恩再让我回来吧……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怕是在工地上搬砖头,我也不回去。

回去?如何面对远在千里之外,满怀期待等着他好消息的妻子?他们俩结婚五年来,一直分居在两地。每次两人相见,花掉可怜的工资收入不说,山高水险,每次都是提心吊胆。这次出来前,他对妻子拍胸脯打保票说,我一定要让你和儿子过上好日子,我们的苦日子就要结束了!如果就这么着两手空空地回去,如何面对妻儿?
不,不能回去。他盘腿坐在凉席上,环顾那间灯光昏暗的小客厅,他暗暗发誓,决不会就这么回去。

他脱下西装,小心翼翼地挂在墙上。再脱下早已汗透的白衬衣,放进一个小塑料盆里。他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端着盆子走进卫生间洗衣服。他明天还要穿这一件衬衫,他觉得只有穿着西装,系着领带才是正经求职者的形象。

第二天,一大早,西装男穿上仍然有潮润的白衬衫,又穿上西装,系上领带。除了西装有些汗渍味道让他有些扫兴之外,新的一天,他觉得自己又找回了自信。

幸运之神并没有因此而垂青他。第二天的遭遇跟第一天差不多。不过,看到又有新的企业加入招聘行列,西装男心里的希望之火仍然没有熄灭。看不上他的企业走了,说不定新的企业会看上他呢。

不断地有新工作空缺出现,就意味着新的希望。在这么一个充满生机的城市里,真的就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吗?抱着这种信念,第三天一早他又斗志昂扬地出门了。

第三天晚上再次回到住处,他几乎绝望了。情况没有一点改善,他向各家企业推荐自己时,无论他说他是某省优秀毕业生,还是优秀党员,或者是学生会主席,或者是体育健将,就是没有企业愿意给他那怕是一个初级的职位。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得飞快,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仍然穿着那套西装,成了人才市场的常客。他的西装不再那么光鲜、笔挺,不再那么散发着清新的气味。而天气似乎更热了。因种种复杂的、可笑的顾忌,他不敢给妻子打电话。他一个人意气索然地蜷缩在阴暗的、盒子一般的斗室里,像一头骄傲的猎豹,独自向隅,舔食着伤口。他的自尊在流血;他的荣誉被践踏,他的历史被人嘲笑……然而,作为曾经驰骋篮球场上的队长,他知道,对方不会因为可怜你给予你机会。一切只能靠自己。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后变得麻木不仁,不知道分析形势,或者完全丧失反扑的意志力。



就在九月份的那么一天,他似乎醒悟了。他觉得,就像打篮球一样,如果带球直攻篮板不成的话,他完全可以试一试侧翼助攻或三分远投。那天,他一份简历也没有投。他从容地把全场的招聘职位一一浏览。他抄下了几家自己意向中的企业的招聘要求。

第二天,他拿着几份表格式简历,内容都是自己手写的。他来到一家化工企业的摊位前。他说他要应聘当一个人力资源管理岗位。他递给招聘者的简历清楚地显示,他有过多年相关的工作经历。招聘方当场问了他一些问题,他都应答自如。一来是因为他做好了心理准备;二来是因为他原来的办公室主任工作也是一个什么做的岗位,对人力资源还是有现成的经验。对方很满意,却告诉他这个“人力资源主任”实际上只是一个初级职位,公司的薪酬是管吃管住,月薪1650元,如果他想做的话,当场就可以定下来。

于是,2000年9月3日,成为西装男改写人生历史的日子。

那家化工企业是一家港资企业。承诺的1650元月薪,还要再扣除诸如暂住证费等项目,最后能拿到手的,只剩下1200元左右。他发现,公司每天晚上六点到十二点都要在前台留人值班,接听客户电话。晚上值班六个小时,可以获得50元的加班费。这样的值班机会也要抢,一个月下来,西装男也仅多了200块的收入。1400多元的月收入,在物价高企的深圳,在2000年的中国,可以说微不足道,少得可怜。西装男并没有心灰意冷,他一如继往地加班,认真地学习人力资源之外的工作技能。

离值夜班的前台十几米远,就是老板的办公室。老板经常晚上来办公室喝茶。西装男跟老板打招呼,老板也只是冲他点点头。

入职四个多月左右,过年了,外地的同事们都要回家。经理问谁愿意过年值班,西装男仍然自告奋勇。过年加班费更多,而且,一个月多前,他的妻子也毅然放弃正式的教师工作,来到深圳。两个人相爱九年来,第一次这么长久地在一起厮守!没有人知道他的快乐,也没有人在意他的快乐。

春节后一个晚上,西装男仍然穿着西装,仍然在值夜班。老板又来办公室喝茶了,这一次他注意到西装男,对这个经常加班的下属似乎颇有好感。他要西装男到他办公室跟他一起喝功夫茶,聊天。这样的闲聊断断续续,九个多月后,西装男被提升为人力资源部经理,还负责厂区内绿化园艺、来访客户的招待,以及一些小型的基建工程。

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西装男,这位人力资源部的小职员,不但有火一样的激情,还有钢铁般的意志,更有一幅智慧的大脑。他成功地筹办了集团公司十周年庆典活动,站在主持的位置上,手持话筒,他风度翩翩,侃侃而谈;他用惊人的速度、优异的质量建设了扩大产能急需的厂房。他穿着雨衣,冒着瓢泼大雨,跟工人们一道,捆扎浇筑框架的钢筋……

2002年老板决定让西装男独立开办新工厂,开拓另一条产品线。西装男没有让他失望,他在那个岗位上一干就是六年。从零开始,到2008年底,西装男管理的子公司,下辖四间分厂、1500多名员工,为集团创造4.5亿元的年产值。

2008年集团17周年年会上,老板对西装男说,希望他能出任另一子公司总经理一职。西装男知道,那是别人留下的一个烂摊子。当时只剩下14个人,一年只有70多万元的收入。把自己管理的得心应手的公司交出来,去接管一个烫手的山芋,西装男同样也有重重顾虑。

2002年12月1日,在老板第三次提出要求西装男接管钻孔厂,西装男决定接手。在他看来,既然这个厂是老板心中的痛,那我一定要治愈这个痛,才能体现我出众的才能。

那间分公司做的是印刷电路板钻孔设备,也是整个集团的新产品,技术含量高,是个知识高度密集型产品。西装男从个人职业经历中知道,人才是个关键。在集团里,一般工程师的月薪是四千元,而竞争对手对工程师都开出八千到一万元的月薪。这样的薪资水平,根本无法招聘到优质的人才。在这家奄奄一息的子公司里,他决定打破集团死板的工资体系,开出高出竞争对手50%到100%的高薪。这也是他答应接手这个项目前,跟老板谈妥的重要条件之一。

人才招来了,产品质量提高了,第一台核心设备也做出来了。项目却缺少一个优质客户作为宣传的案例,大企业,没有哪一家愿意做第一个吃螃蟹的。西装男决定亲自出马,开发一个高质量的客户。于是他找同样来自湖北的郑老板。郑老板是公司其它产品的客户,但她也不愿意冒险。

2009年5月起,西装男驾车去惠州二十余次,但均未能见上郑老板一面。她在电话里也明白无误地告诉他,说她不愿意当试验小白鼠。2009年7月16日,西装男又驱车去了惠州。上午九点,他给郑老板打电话说,我已经到惠州了,就在你公司外面,希望能跟你能给我几分钟时间。郑老板现在才知道西装男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然而,她决定采用惯用的策略:避而不见。于是她说她正在接待一位很重要的客户,忙完后跟他联系。

7月的惠州,天气酷热难耐。西装男把车停在路边的树荫里,顶着高温,苦苦地等待。西装男的西装被汗水浸透了。郑老板公司远在郊区,地处偏僻,西装男也不敢走远。饿了也不敢去找个饭馆吃饭。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瓜农在路边甜瓜,就买了两个充饥。

郑老板一忙,就从上午九点忙到下午四点。快下班了,西装男决定再给郑老板打个电话。郑老板接听了电话,既感动,又愧疚。感动的是,对方一位大公司的总经理,竟能如下低三下四地在酷热中一整天地守候在路边;愧疚的是,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地研究过对方的报价和产品性能就断然拒绝。她给了西装男一个机会。西装男也用成本价和优质的设备回报了她。

余下的日子里,大家都能够从新闻报道中获得西装男的故事。2014年,西装男起死回生的那间子公司,为集团创造了5亿元的产值。

2014年五月二十五日,西装男在深圳创办了自己的企业,迅速地在业内崭露头角。如果你现在有机会见到他,你可能只能看到一位普通的成功人士的形象,住着豪华别墅,开着豪华轿车,经营着一家产值过亿的公司。

深圳十五年的人生路,一路风雨,一路磨砺,这位1994年7月毕业于河南理工大学的西装男刘雄,1994年河南省优秀大学毕业生,与大学里的恋人,后来成为他的妻子,跟他同甘苦共患难,相濡以沫的那位女子,站上了一个新的人生起点。

讲述:刘雄

撰写:大别阿郎

  标签: 成功  创业  求职  篮球  大别阿郎  刘雄  宜昌  深圳  焦作  1994  2014  2000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别阿郎

原名张瑞旗,广州作家协会会员,出生在河南信阳光山县。1994年毕业于焦作矿业学院,2007年获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做过翻译、秘书、销售、程序员、网站前端……代表作品有长篇小说《神级宅男网管》《枪手》《猎猎红衫》《行辘》和非虚构作品《从大别山到修水河》《漫步在时光沙滩》《请与我同框》。根据自己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影剧本《行辘》于2018年获中国首届工业文学大奖赛推荐作品奖。

评论:1 条评论 

1 无名雅友 于 2015-06-02 17:25:28

成功故事,我发现有一个共同点。


鼓励一下作者,发表感想!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