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祝福


一、出门

我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瞅一瞅自己开始发胖的身体,无奈地苦笑一声。三年来,我终于决定了,就是今天。

走进卧室,我把摆在书桌上的东西一件一件装进背包。这些是我为她买的礼物。背包很普通,没有绚丽的图案,正面印着巴塞罗那足球队的标志;它也不贵重,三年来,是它一直陪着我,蛰伏在这个陌生的国度。是啊,三年过去了,我又不由自主地苦笑。家人都在熟睡,我背着包,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等一会儿,我又可以见到她了。

我和她曾经在同一所小学读书。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在那个偏僻的农村,那个纯洁的年龄,根本不懂什么叫爱情。那时候,我喜欢捉弄她。喜欢拉扯她的头发;喜欢挠她痒痒;喜欢在她的作业本上偷偷地写写画画……

我要先搭乘公共汽车,再换乘地铁,才能赶到跟她约定的那个地方。思绪上涌,我加快脚步。站在车站前,车还没有来,我百无聊赖地翻弄着手机。心血来潮的我翻出我跟她离别时的照片。

三年前,刚刚读完初一,身材瘦小的她跟随父母,举家移民来了西班牙。她说她要出国了,好几天内我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那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居然很坚决地跟她说:我会去看你的。我信守了这个承诺,一会儿就要兑现了。

 

二、公交

175路公交车到站,我走上去,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近了。

一别之后,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在拉近:从远隔重洋,到双城比邻,再到同城相望,越来越近。我们的心是不是也越来越近呢?初二那年,我父亲也到了西班牙。他们想让我高中毕业再去,我不依,死缠烂打地吵着要去。我比她晚到几个月,就通过电话联系到她。让我失望的是,她找了一个男朋友。想要跟她见面的急切心情,一下子跌落到冰点之下。随后的日子里,我们也断断续续地通电话,她总是会问我在什么地方,要不要过来聚一聚。我不想看,也不敢看,她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只是想在记忆中保留那个小巧玲珑的身影。我会一下子沉默不语,或者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公交车继续慢吞吞地往前行驶。车窗外,不是我熟悉的街景。父母对我管教很严厉,大概怕我人生地不熟,年纪又小,怕我走丢了,或者怕我遇到坏人什么的吧,总之,来到这里的三年以来,我每天都在学校、家和商店三个点上转圈子。放学后,我待在父母的店里,也帮忙照看生意。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却是我心里最孤独的时刻。

三年内,我在两间学校就读。除了老师,我没记住任何一个同学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我本来就不属于这个国度。耳机塞在耳朵里,沉浸在循环播放的歌曲旋律中。公交车里许多人都看着我,因为我跟他们不一样,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两眼盯窗外。我对他们的盯视已经习以为常。他们只是好奇而已。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也一样,瞪大双眼,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都想看一看。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终于来到了公交车的终点站,Plaza Castilla。这里四栋高大的摩天大楼,这城市的地标性建筑物。这个国度叫西班牙,我在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

我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嘟嘟几声后,电话接通了,那一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对着话筒,我说道:“我已经来到车站了,现在该怎么走?”

手机里传出她的惊呼:“这么快?”

我假装淡然,说道:“嗯,告诉我下面该怎么走。”

“你只要找到地铁站,坐地铁到USERA下车就可以了。”

我一愣,茫然地看着四周。我第一次出门,什么USERA,地铁站,我一无所知。刚想多问两句,她已经挂掉电话。我苦笑一声,只能靠自己了。

“Hola…” “Hola…” “Hola…”我一遍又一遍地拦住来往的行人,笨拙地用生疏的西班牙语向他们问路。终于有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士听懂了我的话。她告诉我,走一下台阶,坐自动扶梯下去就是地铁站。

我鞠躬感谢了她,朝着她说的地方走去。

 

三、地铁

下面是另一个陌生的世界,来来往往的人,排着队,把一张小纸片往铁闸的孔缝里塞,然后又抽出来,铁闸大开,走进去。我还不会坐地铁,那就厚着脸皮向别人请教吧。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拿到了地铁图和地铁票走进站台。我在地铁图仔细地查看站名。找了十几分钟我才在地图的下方看到此行的目的地USERA。

银白色的列车呼啸着进站,缓缓停下。车门开了,我排着队走进车厢。里面并不像我想像中那么拥挤。为了确保不坐错站,我面朝站台的方向坐下。每一次进站,我都要看一眼站台上的站名,再看一眼手中的地铁图。坐在对面的一位女士见我紧张成这样,菀尔一笑。我也冲着她笑一笑,继续看我的地图。

还有十几站的路程。我觉得口渴,就把背包放在腿上,伸手在里面摸索。背包里装着很多东西:巧克力、棒棒糖、糖果……都不是稀罕东西,在这里任何一间食品店里就可以买到。背包的角落里静静地躺着一瓶水,那是唯一一件为自己准备的东西。我怕渴。

在一站又一站中,我的思绪又开始飘到从前。

我回想起跟她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那天中午,天很热,我照例坐在一间凉亭里乘凉。她走进来,叫了我一声,我恍然回头,她把什么东西塞进我里,转身就跑开了。我伸开手掌,一个戒指和一个手链,我茫然不知所措。

她即将出发前那个晚上找了她整整一夜,从这个村跑到那个村,还以为她去别的同学家道别了。却没想到她一直呆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

但是我清楚地记得,戒指是银白色的,正面印着英文:I LOVE YOU。手链很漂亮,串着一条水晶的海豚和几颗小星星。那个夏季,都是那枚戒指和水晶手链陪伴着我度过的。后来,我把它们丢了,再也看不见了,被我遗忘在记忆的某个角落。

她出国一年后,初二那年,我也来到西班牙。我们又联系上了。她在西班牙差不多呆了一年。我很高兴,几乎每天每夜都给她打电话,我对她的思念和感觉越来越浓,我才知道原来那叫喜欢。可是,有一天夜里在电话中,她跟我聊起那个他,原来她在这里找了一个男朋友。

那个消息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把我打得晕头转向。我放下电话,没有挂,她在电话那头喂喂了好几声,我才又拿起来跟她说,我好累。明天再聊,晚安。那是多么漫长的一个夜晚啊。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我走家门,站在一个天桥上,对着黑夜大吼几声。我的声音淹没在长街上滚滚的车流里。也没有一个人能听懂我的语言。我尽情地宣泄,疲惫之极,竟也释然。

她还是给我电话,向我倾诉她跟他的桩桩件件:或争吵芥蒂,或欢笑幸福。视我如同一个知己。难道她真地以为,我会真心实意地祝福他们两情相悦?

他们终于分手了。那天我好开心。那天,我跟父母、亲戚,甚至是店里的顾客讲话时,声音满是快乐。好景不长,我的手机坏了,我和她又断了联系。

我的思绪又回到地铁里。目的地越来越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三年的犹疑与等待之后,我才下定决心要见她一面。过去三年,她很多次都说要来看我,我推脱说父母不允许我把地址告诉任何人,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地说抱歉。

过去三年中,我的体重从五十公斤飙升到现在的近七十公斤。我看了看开始隆起的小腹和变粗的腰身,摇了摇头。我现在这么胖,会不会吓到她?万千思绪中,列车开进我的终点站“USERA”。下了车,走出地铁口,在人群中摩肩擦踵,我突然意识到,过去的三年多都白白浪费了。走上街头,跟人们交往,这才是人生。至少能看个热闹,比天天呆在店里沉闷和无聊强多了。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她的号码。

“你到了?”

“我到了。”说完,我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似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般。

“你在地铁口等我,我去接你吧。”我嗯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四、重逢

那个我曾经魂牵梦绕的身影,走进我的东张西望的视野里,原来她一点都没变。上身一件白色的衬衫,下面配着一条黑色的短裙,脚下穿着一双拖鞋。鞋面上一朵蓬松的假花,粲然怒放。她还是那么漂亮,还是那么可爱。

我默默注视着她。她还没有发现我。我变化那么大,她找不到我,也正常。我慢步走到她面前。她以为她挡住我了,连忙另一边让开。我跟着她,仍然要站在她对面,挡住她的去路。 她终于发现是我,抬手就在我胸前打了一拳,说道:“你好胖。”

我嘿嘿傻笑,她吃吃娇笑。

我的变化很大:原本1.68米的身高,现在窜到1.75米。以前体重只有五十公斤总被她戏称为“竹竿”的我,现在已经七十公斤;原来的细胳膊细腿,已经变成了粗胳膊粗腿;原本还不算难看的脸上,多出了两道疤痕。见面总是欢喜的。她简直就蹦蹦跳跳地一会儿走我的左边,一会儿走在我的右边。她埋怨我不来找她,我无言以对,面带微笑,看着她那快乐的样子,听着她叽叽喳喳。她一路走,一路抱怨,抱怨我的种种不好,抱怨我长胖了,抱怨我变沉默了……她的声音,渗入我的耳鼓,让我满心喜悦。

到家了。推开一道锈迹斑驳的防盗门,走进去。可以看到,她家地方不大,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有些简陋。她把我带到她房间,说道:“看,我的房间是不是很可爱?”

我笑了,很开心地笑了。她没变:还是那么喜欢粉色,还是喜欢布娃娃,还是那么单纯。我放下背包,说我给你带了礼物,还一件一件地拿出来,摆在桌上。她笑着说谢谢。我们分别三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没有羞涩,只有甜蜜。这甜蜜只持续了十几分钟,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她一边接听,一边往客厅里走。我的耳朵天生灵敏。哪怕她特意压低了声音,我依然听的清清楚楚。我知道,电话是她男朋友打给她的。

我内心苦涩,却强作欢颜。我站起身来,说我要走了。她惊讶地问为什么。我说是偷着跑出来的,家里管得严,不能久留。

 

五、馄饨

她的脸上尽是遗憾。她说,那我给你做午饭吧?你应该也饿了。我很惊讶。我知道,她是一个懒得动手的人。她狡黠一笑,说道:“我可是第一次给别人做饭。你到底要不要吃?”我赶紧点头。我怕她突然改变主意。我坐在客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到的是一碗红乎乎的馄饨,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她从我的笑声中听出了真实的评价,气愤地跺跺脚,说道:“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就倒掉它。”

我忙不迭地答道:“吃吃吃。当然要吃。”

碗里的红色是榨菜的颜色。馄饨是辣的,很辣很咸。太辣了,吃起来好像又不是那么咸。我吃得津津有味,成家之后的二人世界应该也是这样的吧?感觉真好。偏偏在这时候,她的电话又响了。她没有接听,直接挂掉。我知道,又是他。我赶紧吃完,然后端起碗,走进厨房把碗勺洗净。我说,我要回家了。她还没有吃完,就放下汤勺,说道,我送送你吧,不由分说地拉着我出了门。

从她家到地铁站,几步就到了。我真地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可是不能。我说我把她送给我的那个戒指和手链弄丢了,她说了一句没关系。听她这样讲,我心里很不舒服。我简直都想责备她:怎么能没有关系呢?有很大关系,你难道不知道吗?然后,我突然意识到,丢戒指和手链的人恰恰是我自己。

她问我,临行前一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去找她。我说我穿着拖鞋去邻村同学家找她,找她找了整整一个晚上。她说,她在家里,哪里也没有去。

地铁站到了。我对她说再见。她小声地说道,或者她在自言自语:为什么你不早来。我无法回答她,便对她强挤出一幅笑脸。或许是这三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沉默。我向她挥了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挤进人海。正值中午下班高峰期,地铁车厢里很多,没有我的座位。我站在走道上,拉住扶手的横杆,闭上眼睛。

人之一生,可以有几个真正喜欢的人?可以有几个值得执着地去追寻的人?可以有几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她没有错。我们没有山盟海誓,没有对彼此许下诺言。是我的一厢情愿在作怪。她有她的生活,我不该打扰她。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讲述:庸医

撰写:庸医

 

本文收录在文集:《漫步在时光沙滩》中,其中收录了24篇文章

浏览文字目录    浏览时间轴图




本文作者:大朋

我是大朋。我很喜欢这一句:Life is full of choices, choose to win.

评论:2 条评论 

2无名雅友 于

作者简介:庸医,原名王亭凯,1995年出生,浙江青田人,曾得过市跆拳道铜牌。旅居西班牙五年,喜欢音乐、文学、游戏。

1无名雅友 于

嗯,懂得放弃也是一种美德。为你的行为点赞。


本文集目录

关注雅朋



关于我们   |   使用答疑  |   内容标签  |   写作培训

粤ICP备17029205号-1

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080